《江河水》是一部長達七十三萬言的鴻篇巨制,他以東江港的改革為主線,以一起文物走私商業間諜案為副線,通過跌宕起伏的情節,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,呼喚著時下文學作品中久違的英雄情結。整部作品構思縝密,氣勢恢宏。全書以名曲“江河水”穿插其間,猶如一部感人至深的交響樂,分為四個樂章:沉船、開工、抗命、起飛,由於篇幅所限,特選取第四部“起飛”以饗讀者。
  秦池一聽就來了氣:“前些年那樣的洪水?前些年那樣的叫洪水嗎?充其量是老天爺打了幾個噴嚏,你說得倒輕巧!”
  孟建榮心裡明鏡似的,秦池此時敲打他,無非是要他有所動作。目前省市兩級政府最重要的工作將是防汛抗洪,此時秦池若把他的施工隊拉上去,放在下游堤防這段險中之險的江堤上,不僅能夠在與江河的較量中占得先機,更能夠在省市兩級領導眼球中賺足印象分,如此之大的一個“秀”,秦池焉能不做?
  孟建榮自己何嘗不想作這個秀,如果今年真有特大汛情,他抓住時機調一支施工隊上去,在溪口大壩和煤碼頭防洪堤上巡視維護,在省市兩級政府拿到的印象分絕不會低於秦池。可惜九眼天珠玩砸了,七千萬打了水漂,弄得他捉襟見肘,僅有的一千萬成了他的救命錢,既無精力更無財力去調一支施工隊。
  孟建榮在網絡上看到黃敬業有關九眼天珠玄機的文章後,惶恐之餘,多方奔走,傾力調查黃敬業為何方神聖,方知此人乃收藏界一言九鼎的人物。更讓他驚愕的是,黃敬業竟然是秦海濤的親舅舅,他這才如夢初醒,意識到丁薇薇和秦海濤是有意設局置他於死地。
  孟建榮百思不解,他與丁薇薇往日無冤、近日無仇,也無利益上的衝突,丁薇薇為什麼要設局陷害他?秦海濤的行為更無法解釋,不管怎麼說,他與秦海濤同為秦池的左膀右臂,秦海濤為什麼要同丁薇薇站在一起向他打黑槍呢?
  孟建榮始終相信,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,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,丁薇薇和秦海濤對他痛下殺手,一定有所圖謀。可丁、秦二人圖謀什麼,他又無從判斷,挨了打卻不知所以然,這是最讓孟建榮難以容忍的。
  秦池見孟建榮蔫頭耷腦地發獃,愈發來氣,提高嗓門說:“建榮,你給我聽好了,今年汛情非同一般,煤碼頭那道防洪堤要確保萬無一失,你馬上給我調一支施工隊上去維護,絕對不能出任何紕漏。”
  孟建榮愁眉苦臉地說:“秦局長,你以為我不想調一支施工隊上去做維護嗎?可海濤坑苦我了,七千萬打了水漂,我那麼大的攤子支應著,下個月連工人工資都發不出去了,哪還有能力調一支施工隊上堤?”
  秦池大吃一驚,他原以為孟建榮與秦海濤之間不過有點小摩擦,豈知竟牽扯到七千萬巨額資金,這可非同小可!孟建榮目前的經營狀況他清楚,攤子鋪得過大,戰線拉得過長,資金早已入不敷出,這七千萬若再血本無歸,他離死也就不遠了。
  “建榮,你說說,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秦池滿臉驚異地問,“海濤怎麼會坑你七千萬?沒道理嘛!”
  孟建榮不說自己貪婪,滿腔悲憤地講述起秦海濤和丁薇薇如何一唱一和,蠱惑他去競拍九眼天珠手鏈,當他以七千萬巨資拍下這串九眼天珠手鏈,銀行也同意以此為抵押向他放貸時,秦海濤竟然指使他舅舅黃敬業在香港頂級收藏雜誌上發文,斷言九眼天珠存世僅有一塊,鑲嵌在西藏大昭寺覺卧仁波且佛像的佩飾上,而充斥在拍賣市場上的皆為假貨贗品。此文一齣,猶如在收藏圈裡引爆了一顆原子彈,反響極其劇烈,各大網站競相轉載,“九眼天珠”身價一落千丈,銀行也終止向他放貸,導致他資金鏈徹底斷裂,公司離破產已經不遠了。
  秦池聽得瞠目結舌,前些日子秦海濤倒是說過,他和丁薇薇有大生意要做,他還暗地裡琢磨,秦海濤要和丁薇薇做哪方面的生意?沒想到兩人竟聯手把孟建榮做掉,這演的是哪一齣啊?
  孟建榮帶著哭腔說:“秦局長,這事你得主持公道,怎麼著也得讓海濤給我個說法,我這七千萬不能就這麼不明不白地沒了。”
  秦池思量了一陣,帶著幾分氣惱說:“建榮呀,就你那點水平,頂多也就是練練地攤貨,你怎麼就敢上拍賣會,擺明瞭是去找死嘛!你那七千萬要是落在海濤手裡,我主持公道讓他還你不難,可現在這種狀況你讓我怎麼給你主持公道?既然是贗品,你得找拍賣公司討說法,讓他們退貨還錢。”
  孟建榮一臉沮喪懊惱:“拍賣公司不認賬,說黃敬業不過是一家之言,他們絕無可能因為某某人說句話就退貨。”
  秦池哼了一聲:“黃敬業是海濤的舅舅,在收藏圈裡說話一呼百應,他說是贗品絕對錯不了,拍賣公司不認賬,就走法律程序,和他們打官司。”
  (未經許可,不得以任何方式複製或轉載本書之部分或全部內容。)  (原標題:江河水(十三))
創作者介紹

winning

nztboxiy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